關於部落格
5278論壇
  • 1357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來論]“打老虎”更要打“特權”

  28日下午,陶鑄的女兒,現任中國市長協會專職副會長陶斯亮在接受記者採訪時表示,一個個懲治腐敗幹部,一個個地“打老虎”,只是戰術層面上的行動。應該從戰略層面,下決心面對面跟特權打一場戰役,只有打掉了特權,才能把腐敗溫床和基礎徹底打掉。(9月29日《新京報》)   十八大以來,我黨堅持“老虎蒼蠅一起打”的治腐方略,取得了重大的階段性成果,提振了人民群眾積极參与反腐敗鬥爭的熱情與信心。不過,懲治貪官只是嚴肅查處腐敗個案的治標舉措,並未動搖腐敗滋生的根基與基礎,只有徹底打掉腐敗背後依附的特權思維,才能有效鏟除腐敗賴以生存的土壤和條件。從這個意義上說,陶斯亮的觀點值得關註與思考。   打掉特權,形成不敢腐的懲戒機制、不能腐的防範機制和不易腐的保障機制。這不僅需要官員重新審視權力觀、價值觀和政績觀,更有賴於對制度管人震懾力和執行力的有效激活。具體來說,需要把握三個關鍵環節。   一是讓權力認知回歸“職務”本源。政府官員不過是隸屬於“公務員”職業的一名普通勞動者。即使手中握有一定的社會管理與資源支配權力,也只能是出於分工需要的任務與職責,並非高人一等。如果官員把這種由組織分配和人民賦予的管理權與支配權當做有別於他人的榮耀與特殊,甚至把神聖公權當做謀利私器,那其實是一種認知上的扭曲和誤讀。打掉特權,首先要摒棄特權思維,讓權力回歸“職務”的本來屬性。在官本位意識根深蒂固的當下,實現“回歸”,不僅需要組織的教育和制度的約束,關鍵還在於官員對權力本質的清醒認知。   二是把權力使用關進制度籠子。應該說,在我國的黨務、政務和社會管理活動中,並不乏對權力使用範圍與程序的制度設計,比如對集體領導的民主集中制,對重要決策或重大事項的公開透明和問計於民等等,但在現實生活中,由制度虛置和程序空轉導致的權力濫用並不鮮見。一些官員把職務分工當做自己的“一畝三分地”,大搞“我的地盤我做主”的權力擅用。滿嘴噴酒氣、拒交停車費的廣西柳州市水政監察支隊副支隊長的那句“河道是我管的,交什麼停車費”的雷語,活化出權力超越規則的特權心態。把權力關進制度籠子,就是要堅持執政為民,依法行政。把權力使用置於黨紀國法的限定範疇和人民群眾的監督之下。   三是讓權力監督切實發揮效力。曾幾何時,“下級監督太難、同級監督太軟、上級監督太遠”成為人們詬病體制內監督乏力的形象描繪。而在特權腐敗中尤其需要關註的,就是“一把手”的權力過大。行政實踐中大事小情“一把抓”,決策拍板“一言堂”,財政花錢“一支筆”,選人用人“一句話”的官場生態,讓一把手成了名副其實的“一霸手”。這種權力高地不僅起於“一把手”的自恃擅權,更與同僚的眾星捧月和疏於監督不無關聯。打掉特權,不僅需要官員的自律自警,更有賴於各種監督渠道的暢通發力。□張玉勝  (原標題:[來論]“打老虎”更要打“特權”)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